文胸、眼镜专卖

huxxi:

Morning✨ May1,2015 #pug #dog #petstagram #pugsofinstagram #walk #パグ そろそろ 田植えの準備ですかね。 1日お休みすると やる気が出て 朝んぽ頑張りました。 毎日は ヤなんだって〜。

永远都别让自己无牵无挂

无声呐喊:

温馨提示:


非严格意义上的励志文,含大量锥心的自言自语,


是一次与心魔周旋的过程。冗长。所以请谨慎阅读。




【这篇文本来在18日的清晨就快写完,但一直拖到次日的凌晨两点才开始修改和发布,为的是把情绪中的极端字眼稀释掉,也为了这个点应该很多人都已睡下。如果我半夜醒来实在觉得不妥还可以赶在人们醒来之前删掉。因为我从来不想做一个只是为了发泄才写出来一篇感慨万千的文字的人,但能量的负与正,有时是由观者的角度来定,而我也只是用自己的所感来做个参考】




今晨醒来,又一次的头痛欲裂。新买的一瓶脑宁就放在床头。可我懒得吃。我总觉得它正在把我的记忆侵蚀。虽然记性太好算不上一件好事,但我还是不想那么早就失去它。




抬头望见惨白色天花板的一瞬,我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那是一种无望无力,无知无觉的僵死状态。这感觉从未如此强烈,从未如此真实。




侧个身,想回忆一下梦境。因为好像梦到了一些重要的人。但是头痛让我无法像往常那样把它们逐一复原。那感觉就像看到一大块玻璃从高空坠下,然后爆炸式的迸溅在我的脚下。我看着那么多明晃晃的碎片散落一地,却无法拼凑,无法粘合。




恍惚记得我在梦里又和母亲吵架了。以前我总仗着她会永远原谅我,会永远呵护我,所以总是对她大吼大叫。呵呵,这是个多么混蛋的逻辑。但在她走后的这几年,我一直为此负疚不已。可为什么每次在梦境里,我都无法记起她已离开我五年的事实。为什么还要跟她吵架,为什么不在梦里多跟她说几句对不起,为什么不在梦里为她讲笑话哄哄她开心。为什么还要继续我在现实里所犯过的错误。




所以每次从这样的梦里醒来,我都会觉得万念俱灰。更会想起《水果硬糖》里那句台词:你伤害了别人,你的性情就会大变。因为别人可以原谅你,可以忘记你,但你会深陷无法为自己的过失做到弥补的悔恨当中。




而梦里我也梦到了她。但和母亲的情形恰恰相反,我在梦里能清楚的记着我与她已从亲密无间到两不相认。其实我并不想记得那么清楚。我也不想看到梦里那个谨慎的甚至有些卑微的自己。因为现实里我无法改变,我认了,但我不希望梦里也与欢笑无缘。




记得刀刀说过:我不愿醒来,因为梦里什么都有。而我一直以为噩梦只存在梦境里,但今天早上睁开眼的一瞬间,我竟然觉得从梦里醒来才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时间啊,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而她们两个,一个离开了五年,一个离开了三年,按说我早该继续我自己的生活,但我一直深陷回忆的泥沼。其实泥沼不深,是我自己筑起了一道道的鬼打墙。




最初失去她们的时候,我会说,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走了。而如今,我说,这世上我最疼的人都走了。相比较不能在感受她们对我的疼爱与呵护,更让我痛楚不已的是我没有再去爱她们的机会。所以我会出说那句:一个人要是能理解,你对一个人好,不是她来感谢你,而是你要谢谢她给了你一个对她好的机会。只是这句话的背后往往代表着已经失去了太多。




记得很早之前在知乎看过一篇文章,当时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现在想想才知道那也应该是作者的一种特别痛楚的领悟。他说,无论如何都别让自己一个人,哪怕是养一株花,或是一种任何有生命迹象的事物。就是永远别让自己无牵无挂。那样很容易走到生命的边缘。




而我恰恰十分形象的验证了这一点。在失去生命中最在乎的两个人之后,没有谁再像她们一样能走进我的内心。有时是出于一种不自觉的抗拒,因为我的确害怕那种从至交变绝交的反目无情。有时是出于一种习惯,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无牵无挂。




虽然我一直想养一只喵星人和汪星人。但每当听到隔壁小狗的哀嚎就觉得于心不忍,它的主人应该很忙碌。只有晚上在家。那小狗就挠上一天的门。再想想我的居无定所,真是受不了,想都不能想它们孤零零的守在家等待。而花花草草与我更是无缘,那些我经手的植物没有一株是活过一个月的。




有时我会觉得在我日渐褶皱的面容下,我的心智并未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得到同步进化。有时我会怀念和哥哥们像小时候一样围坐在炕桌上吃饭的情形,会怀念和发小们手拉着手串遍一条条的陋街窄巷,会怀念母亲扯着嗓门喊我回家吃饭的画面。。。。




可我早已是成人,却始终在心里没有完全融入成人的世界。没有学会成人之间的生存法则。对于这种心智的停滞不前,我不认为这与本性单纯无关,这倒更像是一种心理上的残疾。




如今,哥哥们都已进入不惑之年,也开始慢慢苍老,而我们所谈的话题也开始是生活的种种艰难。因我早早的来到帝都,与发小们也只是逢年过节小聚一下,平常都是电话联系。如今她们也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生活圈子,话题中也是越来越多的是老公,孩子,幼儿园,我常常是倾听,然后不知说些什么。






写这篇文时,也是几次眼泪决堤,甚至是毫无征兆的嚎啕大哭。但在泪痕还未晾干的间歇,我竟然想起了西里。想想她每次痛不欲生的时候该是多么的绝望。所以便把文字扔在了一旁,转身跑去逗她开心。还好她没像往常那样视死如归,否则我也真是更加沮丧。




之后收到豆邮,说有个树洞小组可以发一些从来没说过的小秘密之类的。本来我觉得这种所谓的树洞毫无意义,因为若是真正的秘密就该藏在心里,只要你开口,就不再是秘密。但什么事都怕赶巧。我正想找个渠道说说我这濒死的愿望。因为平常里我不敢说,也不想说。无论是对熟人还是陌生人都没倾吐过。




因为我知道,无论在哪生成状态,都会得到雷同的谴责或毫无意义的劝慰。


诸如,


生活那么美好,死了多可惜。


你懦弱,自私,想一死了之,有想过在乎你的人感受吗


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求直播。


呵呵,要是想死就直接死啊。发出来不就是想骗回复,骗热度么。


别死,好死不如赖活着。


呵呵,矫情。




我不了解别人在想自杀的时候,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来提前告知人们,也不了解她们看到各式各样的围观评论是作何感受。反正我是无动于衷的。因为微博看得多了,那些谩骂,猜忌,诋毁,都是我能预想到的阴暗。我一点都不吃惊。反倒是有几封特意发来的豆邮充满了陌生人的关心和坦诚。这让我意外也非常感动。




当然。我并不是要故意窥探人性的阴暗。我没那个闲情逸致。我所写出的只是我那一刻的真实想法。因为【死】只是需要一瞬间的决定。而活着却要时时刻刻都备足勇气。说句悲凉的话,这世上的人太多了,不管是路人的死,还是亲人的死,有时带来的伤痛只是几天和几个月至多是几年的差别。而在这世俗的社会里,无论选择自杀的是谁,人们第一个冲出口的评价往往是;自私,懦弱的傻X。而【有些】亲人在悲痛之余,也会觉得自杀者是在给自己抹黑。有几个人,会在第一时间考虑生者走到自杀这一步,该是经过了多少的挣扎与苦痛。现实里少有人问。




因为人们都要忙着生活和生存,谁会有闲心顾及他人的死活。就像有部电视剧里说的,死人哪有活人重要。当然我一点都不赞成更不提倡自杀的行为。更加反感用自杀的方式来博取关注来威胁别人的行为。因为那是一种【我不好过谁也别好过】的病态。




所以我希望,那些身边存在着很多爱你的亲人和朋友的人们。不要动辄就想选这条路来一走了之,这真的会对她们造成很大的伤害。哪怕你的身边只有一个朋友或是一个亲人,都不要轻易这么去做。因为越是稀少越是应该珍惜她们。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说


【永远不要和这个世界决裂,永远不要让自己变得无牵无挂】


因为我已经以身试法了。在我的身边或心里都不在有那么多不可替代的人们。或者说的直白一些,我也不再是谁的不可替代或者不可失去。我游离于人群的边缘,手机一关就是半个月,没有我的存在,影响不到任何人的生活运转。这也是我一直刻意营造的场面。不轻易和谁保持没你就活不了的关系。当然这句话往往很有讽刺意味,因为曾经对我说过这句话的人,都在我离开之后,过的风生水起。




话说回来,那些想自杀的人们其实比任何人都想要活下去。她们并非是不想活,而是无法按照她们所理想的方式而活。她们不想苟且偷生,但又无法改变现状,无法直面死亡的狰狞与血腥。所以她们有时会绝望到【想】死。你可以说她们懦弱,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可说的粗俗一点,有几个人做了自己想做的人,过了自己想过的生活,有几个人不是因为和周遭的互相依存而蹉跎度日。真是活得仙风道骨又孑然一身不依靠外物来延续生命的人们,也得是衣食无忧吧。




所以,若是活的欢声笑语,谁会舍得离开这世界?




除却身体上不可改善的病症外,我们还是要寻找求生的欲望。因为这世上总会有许多你未曾听过,见过的美好。就像今天我发的那个动态,虽然大部分是呵呵。但至少还有一部分人是出于关心来劝慰你。虽然那劝慰并不能解决实质性的问题,但终归是让人心里暖了,人心里一暖,就会对这尘世有所留恋。有所牵挂。




所以后来,我又写了那篇《难过的时候不要哭》附下原文:


真正的不满,总是不会轻易说出。真正的病症,往往会避而不谈。真正的隐患,也常常被置之不理。人们总是要装出一副很正常很正能量的样子。生怕谈及生死,谈及孤独痛苦,生怕被人说成是堕落是颓废。偶尔的情绪爆发,也要和所有关心的人说声对不起。虚伪又懦弱的人啊,总是看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勇敢。难过的时候别蹲下来抱抱自己,也别急着嚎啕大哭,因为哭完了就累了,累了就睡了,睡醒之后就什么都忘了。痛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一次次就要战胜就要破解它的时候却选择了逃避。有病或者有问题,就要医治要想办法解决,光喊疼,或者咬牙忍着,没一点用。




另外,我想说,勿以恶小而为之。


这世上真的有很多事物的取舍都在于一念之间。这不是鲁莽或者不负责任,只是每个想法都像火种一样被埋在心底,有时由于外界多种诱因而集体爆发,而且放弃远比努力要轻而易举,所以一些人的恶意之举,哪怕只是一句冷笑或者冷眼,都有可能会成为压死路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换句话说,当我们不了解事情原委,不能为别人提供有效的善意的帮助时,是否应该闭上自己的恶嘴,不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冷嘲热讽。因为这样的行为非常下作。






最后,我还是要从心里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文字的喜欢,对我人来疯的包容,更感谢你们在如此物欲横流的时代还慷慨的给我打了那么多的气,加了那么多的油,我会好好的,至少努力好好的。么么哒。







津津:

几根破铁棍子就想挡住我?哼!你们人类也太小看我了!